返回首頁

   俱樂部章程   活動須知   活動介紹   精彩行程   精典活動   休閑娛樂   戶外寶典   俱樂部論壇

20050618第六次徒步大朝臺之老狄版:2005夏日大朝臺豆腐帳兼攻略

  隊員作業:文《2005夏日大朝臺豆腐帳兼攻略》,作者老狄,攝影:清水、阿斗、老杜等。更多精彩文章與照片請瀏覽第六次徒步大朝臺專題:一、戾太子版:第六次徒步大朝臺全記錄;二、老狄版:2005夏日大朝臺豆腐帳兼攻略;三、姐夫版:第一滴汗——自虐,朝臺故事;四、老K版:那個夏天,我們行走在五臺山;五、如雪版:夢開始的地方;六、莫明版:我的朝臺作業

  這是我本年度第19次,全部第189次戶外活動,首次參加任我行俱樂部活動。很高興能有機會和大家一起登山穿越,懶得再寫什么游記,把我寫慣了的豆腐帳整理出來與大家共享。因為和絕大多數人都是初次見面,許多人的姓名自始至終都沒有搞清楚,寫在帖子里的名字都是曉宇告訴我或者在報名貼中看到、在活動中聽到的,不夠完整。關于活動的記述可能也有不少錯誤,還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教,謝謝!

  6月17日到19日:山西五臺山2005夏日大朝臺,老狄參加太原任我行戶外俱樂部活動,參加者老狄、王曉宇(領隊)、戾太子、壁虎、小科、冰峰男孩、如雪、冰雨、老杜、龍平、英明、老K、飛飛、莫名(與小站莫名重名)、f8、13table(晉城)、beilm(晉城)等,共29人。

  去年夏天任我行俱樂部組織大朝臺活動,我報名參加,后因和小站活動時間沖突而取消。9月份參加了綠野老慢組織的五臺山活動,登了東北中3個臺頂(次日在臺懷鎮腐敗)。今年“五一”期間我獨自完成大朝臺的計劃因風雨而夭折,當時很不甘心,說“我還要回來”。后聽太子說他們將于6月份再次組織大朝臺活動,就一直關注論壇動向,在看到活動貼后毫不猶豫就跟貼報了名,后經聯系,確定18日凌晨在五臺山(砂河)火車站會合,任我行隊伍將比我早大約兩小時到達那里。因恐不能在周1及時回京上班,走前特地跟單位領導請了1天年假。后得知綠野老慢也將再次組隊去五臺山,我應太子之請和老慢聯系,告訴他兩隊可能會在山上碰面,恐廟里容不下許多人,到時需要互相協調一下。家兄在我之前和朋友們完成了大朝臺活動,知道我要去,就給了我許多指點,并發來攻略。

  17日(周5)19:57老狄出門,北京站N201次20:38上車,3車061號。21:14發車,途中發現車廂內還有幾名綠野的驢友,也去五臺山,但不準備穿越全部臺頂。

  18日3:40到達五臺山,因無手機,出站正想找公用電話聯系曉宇,就見廣場上中巴前有一撥背包客,上前想問是不是任我行的對我,發現被我問的人剛好是太子,曉宇在他旁邊。我曾于2002年春節期間在太原與太子見過面,這回是首次共同活動,其他人都是初會。因車位有限,29人分乘兩輛車,我和太子、曉宇等5人和綠野驢友乘的車后發于3:56開車,我坐副駕駛位置。途中向曉宇交活動費并換上迷彩褲,告訴曉宇和太子我若不能及時回京,就準備在五臺山多住一晚(任我行隊伍也將有部分人員在五臺山多留一夜)。

  離火車站后走大石線,有很長一段因修路而繞行,坑洼顛簸,塵土飛揚。4:50到達五臺山區鴻門巖(過“清涼勝境”坊),稍事休整即開始向公路左側東臺攀登,見前車的人已經在去往東臺的半山腰上,還有名大姐拉著小女兒一起登山。

  5:30到達東臺望海峰頂望海寺,把背包放在室外,到齋房里與僧侶們一起用齋。齋房內有三排桌椅,北面兩排由俗家人坐,對面一排是出家人坐(后因座位不夠,有少數驢友也坐到出家人的座位上)。用餐前做飯的師傅先給齋房內供奉的彌勒佛獻上一個饅頭一碗米粥,由一名僧人領頭先念上兩遍經,大家共同合掌(我不會念經,也得尊重佛家的習慣),之后開始進餐。食物的標配是每人1個饅頭,1碗稀飯和少許涼菜,不夠可以再添,太子在我身邊提醒我盛到碗里的飯菜一定都要吃完。這是我生平第1次在廟里和僧侶們一起過齋,始終小心翼翼不敢出錯。僧人們在的時候齋房里比較安靜,他們吃完后先逐個向彌勒像鞠躬,再退出齋房,這時大家都放松了一些,說話聲音稍微大了起來。

  餐后看過寺廟建筑,6:23開始動身下山,途中我在濕滑的草坡上摔了一小跤,逐漸走到隊伍前面。6:45回到鴻門巖,隨即橫跨公路到對面山坡開始向北臺攀登。上升是我的弱項,途中逐漸有隊友超過了我,幾個人又一起超過了取道北京到五臺山,準備獨自穿越到西臺后下車回魯的山東妹妹。去年和綠野來五臺時,從鴻門巖往北臺方向上升不久就翻越山梁下到對面公路,之后是公路和山坡近道交替,但以走公路為多。這次任我行則是沿著與山上鐵絲網平行的路線上行很長一段方才翻越過去,之后也是公路和山坡近道交替。和綠野走時五臺山已是初冬,山風甚勁,吹得人東倒西歪,且胸悶難以透氣,這次天氣不錯,有風不勁且很涼爽,我感覺狀態要好得多。這種天氣也奠定了任我行此次朝臺速度加快,部分人一天暴走15、6個小時,當天到達金閣寺的基礎。

  8:49到達“華北屋脊”坊,有隊友(忘了是不是老杜)說照這個速度今天都可以把南臺走下來。9:40到達北臺葉斗峰頂之廣濟龍王殿(和綠野來時已經進過旁邊的寺廟,這次我就沒有進去),先到的隊友有兩人在此拈香。我應殿內僧人的要求,趴在地上金龍池口往里看,僧人在我后腦勺上蓋了快紅布,我站起來后僧人問我看見了什么,我實話回答除了一些若隱若現的光之外什么也沒看見。照僧人的話說,我沒有修行,所以看不到菩薩現身。9:47動身離開北臺,10:28經過曾和綠野一起用過齋的澡浴池(傳說中文殊菩薩的沐浴處),其后在向中臺攀登途中遇到幾名全副裝備的背包客,好象是叫“俠客行”的組織(與小站俠客行重名),從清涼寺開始,準備走5天再回到清涼寺,強度不低。后又遇到幾名綠野,在山坡花草中照相腐敗。在緩坡上與部分任我行隊友一起小歇后開始向中臺沖頂,于11:43到達中臺翠巖峰演教寺,按先到者指點到禪房內齋房用午餐,冰雨又去和住持濟泯大師見了面。這里的座椅很矮,空間狹小,我的兩條腿根本放不進去,只能勉強側著坐。食物有米飯、菜包子、菜湯、咸菜和炒菜,我因為沖頂前吃了半根黃瓜,一口氣上來感覺有點惡心,胃口不開,可是又不能壞了廟里的規矩,只能勉強吃完所有的飯菜,因為菜湯很對我的胃口,就接連請師傅給添了好幾次。餐后師傅又請大家嘗了五臺山特產的一種苦菜(確實夠苦),還發了些餅干。師傅們穿著油黑發亮的僧服(原本是土黃色的),面帶微笑,非常和善地給大家添湯送飯,有求必應。忘了是不是飛飛在大家都吃了米飯之后,又吃到廟里剛剛煮好的面條。餐后坐到室外屋檐下曬太陽,綠野老慢隊35人分了幾個小隊,我在中臺遇見肉皮凍兒等人,互相寒暄,請同在禪房外曬太陽的妹妹們回去代我問候大貓。行前就曾聽家兄說山上用水困難,有時只能用積存的雨水,任我行隊員中有人發現水色發渾,可我已經喝了好幾碗用這種水做的菜湯,顧不了許多了。

  12:48動身前往西臺,上次和綠野來五臺,因集合時間關系只能在演教寺遠眺西臺,然后下撤,這次我于13:58到了西臺掛月峰頂法雷寺。登頂前把背包放在下面禪房前,空手登頂,見先到的曉宇等人在此禮佛。從中臺前往西臺的途中曾遇到兩名游方老僧,在法雷寺寺前休息聊天時他們也走了上來。攀談中得知他們從內蒙徒步來五臺,走前又發給我們每人厚厚一疊子紙符,說叫“榮馬”,叫我們在南臺頂上撒掉,而此行一路在各個寺院我都能看到類似的紙符撒得滿地都是。往日任我行來朝臺,首日都是在西臺住宿,這次因為部分人行動迅速,比以往提前多時登頂,先到的15人在商量之后取得共識:與其在這里天黑的好幾個小時,不如提前先行下山走到金閣寺,這樣可以減輕明天的壓力。最后曉宇用對講機通知了后隊的壁虎和太子等人,領隊于14:38開始出發下行。原路走過一陣之后于14:45回到公路上,之后是斜坡和公路交替下行,途中我又以半劈叉的姿勢滑跌一跤。

  此時的天氣已經開始熱了,我們在土石公路上行走一段后逐漸進入被松林掩映的地段。15:33到吉祥寺,在寺前公路邊溪水處休息,洗臉補水,水溫冰冷刺骨,其間那兩名游方老僧也從此經過,大家再次互相招呼。15人到齊后于16:18動身出發,不久有一輛小車從我們身邊過去,任我行的激動坐在車內向大家打著招呼,同車似乎還有那對母女。

  在這里引用家兄的一段穿越記錄,他們首日是在西臺住宿的:5:20 AM 離開西臺下山;下山向右沿公路走半小時左右,就可以看見路邊有2座不高的白塔,約1m多高。從此處可以不再沿公路走,而馬上下到谷底,再爬升到對面的公路上。谷地有一條河,為清涼河,而且還有一個村子。從表面上看,下到溝底,再爬升到對面公路上,好像很累,其實不然。看似坡度很大,其實很緩。并且下到溝底中的小河,可以補水,水非常干凈,清涼。6:20 AM下到清涼河,6:40 AM 離開清涼河,7:04 AM 到達公路;休息,下插谷底,再上到公路,雖然大大減少了路程,但是卻繞過了吉祥寺。

  土石公路雖然比山坡好走,但經常有汽車來回經過,掀起嗆人的煙塵。有的車開的比較慢還好,有的車分明就是橫沖直撞,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掀起的塵土就很大,我每次都不得不停下腳步,在路邊背過身來躲避。不過這段基本都是平路或者以不大的坡度下行,走這種路是我的強項,得以大步流星一一超過前面的隊友。17:13到達獅子窩文殊寺,先到的小科在寺院石墻外陰涼處休息,我也搬塊石頭坐下來。全體到齊后我于17:46出發,走不久想起腰包里的紙符,拿出來撒掉,之后又想起老僧是要我在南臺上撒的,基層支部不那么講究,只好將錯就錯了。途中在一處引水管道處洗臉補水,在前后看不見人的時候對自己走得是否正確產生過懷疑。后向牧羊人問路,但聽得不很明白。

  19:06與走在最前面的小科、冰雨和老杜會合,一起在路邊坐著休息。距此地約百米開外就是金閣寺,此時已經廟門緊閉,據說是不留宿的。休息處蚊子甚多,一天15個小時的暴走讓我的右腳小趾打了水泡(回京后洗澡時發現,左腳也有水泡)。隊員們陸續趕到,飛飛走得象拉了胯似的,一溜歪斜地拄著登山杖下來,說兩個膝蓋都打不了彎,腳底板都破了,已經放棄了明天登南臺的打算。原地坐久了就越來越冷,我只好爬起來活動取暖。20:19冰峰男孩等4人到,全體到齊。之前曉宇電話聯系了臺懷鎮的張銀良先生,任我行曾在他家住宿,曉宇請他派車來接并幫忙尋找住處。20:22動身下坡,不久到公路邊西臺路口,曉宇先后收到已經住在臺懷鎮的激動的短信,故意問他南臺能不能住,“有一種徒步可以刻骨銘心”等等。

  候車時出了一點意外,15個人等在路邊,過往車輛不時停下詢問是否搭車,我們都一一謝絕。后一輛小汽車從收費口方向駛來,車上下來兩名中年男子,查問我們是否買了門票,朝臺從山上過來上哪里買票,最后經談判交涉,按10個人的標準交了錢,為此多支出900元公款。談判過程中張先生駕駛中巴車和夫人一起趕來,也幫著說好話。

  20:54發車,途中張請人幫他把他的另一輛小車開回旅店,隊員中有1人(忘了是誰)和張夫人一起下去開車。因周日是五爺廟內的五爺生日,有許多人來五臺山朝拜,臺懷鎮旅店爆滿,張先生的旅店也已經滿員,最后經張多方聯系,于21:35入住附近的一家旅店,院內干凈整齊,有一個簡易公廁,15個人分住4間客房。大家分析,售票處的人之所以來查我們,肯定是被出山的某輛汽車舉報,司機見我們沒有坐他的車,心中不快,便借此進行報復。如果我們只派1個人到路口等車,目標小些,也許就不會發生后來的不快。

  住下后到張先生的“五臺人家”地下餐廳吃晚飯,討論決定看大家明天的狀態再決定是否繼續登南臺,我覺得自己的狀態應該能夠繼續完成全部計劃。曉宇的情緒因門票事受了影響,此時又逐漸恢復過來。張先生說我們下得遠了,應該在竹林寺或者楓林寺下山。餐桌上二鍋頭和啤酒混著喝(我是一口白酒,一口啤酒,再加一口老醋),暈暈乎乎出了餐廳,摸黑回旅店,在胡同內找錯了一家大門。這家庭院的布局和我們住的旅店很相似,大門開著,院內房屋黑著燈,房門鎖著,敲門無人應。一起回旅店的隊友覺得不對,退出來再到另一條胡同,才算找對了門。23:48回到客房,方便后上床倒頭睡去,呼呼!

  19日逾6:20起床,去英國首都(排隊上廁所—輪蹲),之后再去五臺人家餐廳用早餐。餐后曉宇和張老板結帳,回旅店又結算15個人的活動費用。之后晉城的兩名驢友先回太原,飛飛等2人留在旅店休息,其余11人輕裝,我為了回來時若能及時趕上回京班車就直接走人,仍舊背上全部行李。

  7:57離開旅店,到集福寺門前路邊集合。綠野老慢隊也住在附近旅店,肉皮凍兒喊我過去招呼一下,見到老慢等人正在吃早餐(綠野隊計劃包車上南臺)。之后回到任我行隊伍,11人徒步沿公路去往旅游車站,途中再次遇見昨天那兩名游方老僧之一,這才問清他是內蒙五當召的釋日古德。兩天內幾次相遇感覺十分有緣,老僧在我的筆記本上題字“善自珍攝,修心養性,前途有望,后會有期”,為此也許我哪天就要去趟五當召再拜會他一回。

  之后全體到旅游車站,找中巴于8:31發車,8:55在收費站前停車。下車后步行到“佛教圣地五臺山”坊前左轉,8:59開始沿公路上山,又是土石路面。中途問路抄近道走山坡,9:08再上公路。再其后就又是公路和山坡交替,途中有至少1處引水管可以補水。10:33到達南臺錦繡峰頂普濟寺,11人中我排在倒數第2,后來得知老杜早我近20分鐘登頂。昨天在金閣寺候車時已能遠遠望見南臺,若照著那樣暴走的速度,縮短中途休息時間,也許一天就能完成五臺連穿,但肯定來不及在天黑前下山(南臺頂據說不留宿)。

  這里摘錄一段南臺簡介:南臺又名錦繡峰,位于臺懷鎮南28公里處,海拔2483米,狀如臥馬。臺頂上建普濟寺,供智慧文殊菩薩,系隨文帝詔令所見,明成化年間重修。寺東有一座石砌寶塔,為普賢舍利塔。

  簡介上說南臺的主要景觀是漫山遍野的名花異草,而我此行一路所見的草甸風光,見花分黃、粉、紅、白、紫等色,花朵多只有指甲蓋般大。普濟寺古佛殿內有隋代的釋迦牟尼石雕像,當年這里就是大雄寶殿,殿內還供有斗戰勝佛孫悟空,古文殊洞也為隋朝遺物。

  在普濟寺石塔下可遠眺其它4個臺頂(僧人說這5個臺頂之間的距離總和是100多華里),其中北臺海拔3058米,是五臺山最高峰,東臺相對矮小,看起來也模糊一些,中臺頂的演教寺最為高大輝煌,看得也最清楚。回頭向南,還可看到與南臺頂相隔不甚遠的古南臺,但在那里可能就不能望見其它4臺了。

  龍平接到電話,得知任我行后隊的人本日清晨6點出發,此時已到金閣寺。我們這11個人看過寺內建筑后都到門口來脫了鞋曬太陽,我請曉宇通報大家的姓名,除我和曉宇之外,分別是:小科、冰雨、冰峰男孩、如雪、老杜、龍平、英明、老K、阿斗,一水的爺們兒。休息時天上斷斷續續出現彩虹,有人稱其為佛光。

  合影后于11:18動身下山,從廟外的木柵欄鉆過去,先走草甸下坡,龍平腿疼,下山時象螃蟹一樣橫著走。五臺山區是藏漢傳佛教共處,兩天來的行走中多次遇到紅、黃、白教的僧尼,還有朝臺的俗家信徒、旅游者和在山上修路的工人,我不時和他們打個招呼,說句“你好”,僧侶們有的也回答“你好”,有的說一句“阿彌陀佛”,有的則雙手合十點頭示意。從南臺下山時聽見一名女喇嘛唱歌很不錯,我為她鼓掌叫好。

  12:08到達山谷間公路旁,都坐在路邊大樹的陰涼下休息。本日天氣炎熱,冰峰男孩走得上火流鼻血,到樹下后又拿了毛巾到來路上的溪水邊去洗,我懶得再動,也請他把我的毛巾拿到水里沾濕。全體到齊后于12:26出發,老K在最后(他長得和小站江湖有幾分相象)。此時天已經開始放陰,大片烏云壓了上來。依舊是走土石公路,天陰有風吹來,感覺又象昨天頭半天那么舒服,空中不時傳來陣陣雷聲,接近佛母洞時開始掉雨點。

  12:48到達佛母洞,和先到者一起坐在院內屋檐下休息。12:55老K最后趕到,此時雨大了起來,劈頭蓋臉傾盆而下,大家抓起背包,跑步上臺階去往佛母洞口。我把背包放在洞前殿房柜臺前,其他人把包放在洞口佛像下,大家站在護欄內排隊等候進洞。其間又下起冰雹,如粗鹽粒般大小。這場雨大約持續1個多小時,在我進洞前即已開始放晴。

  佛母洞進深約10幾米,其精華就是最里面一個只能容納5、6個人的小洞,洞內景象如同婦女內臟,按佛家的說法,人從極小的洞口鉆將進去,再回頭鉆出來,就好比是一次重生,既能得到加持護佑,又可體驗母親生養子女的艱辛。因為自然條件所限,游客必須分組進洞,每組5人,待這5人全部出來,下面一組才可繼續進洞。游客中體胖或有如心臟病血壓高以及年長者都不能進洞,以免出現意外。小站中豐滿如肥蛇、安分,魁梧肩寬如弘一者恐怕都無法進洞,但苗條如點8、千里或長嘯者就應該沒問題。進洞前還要除去掛在腰間的手機、腰包、戴在腕上的手表、手鐲、手鏈,甚至還有腰帶和眼鏡(實際上有些人帶眼鏡并不妨礙,我進洞時戴著手表也沒有問題,但是腰間的板帶在一塊突出的石頭上卡住,費了好大勁才弄出來)。任我行隊伍中冰雨最先重生,其后又有老杜,大家紛紛把身上的雜物交給他倆帶走。有的游客互相打趣,說從洞里出來就不認識同伴,但還記得人家欠了他的錢。我和其他4名游客被分在一組,14:22進洞,是任我行隊伍中最后一名進洞者。那4人是一起來朝臺的兩對,前面進洞的還有他們的朋友。4人中最苗條的女士先在大家的幫助下進洞,比較順利,其后是她的男友。那男友身體稍胖,但在僧人的指點下吸氣收腹,還是如愿進了洞。我是第3個,按照要領面向左側身,雙臂同時伸進洞內,先進洞的游客拉住我往里拽,后面的人抬起我的雙腳朝洞內推,我扳著洞的內壁鉆了進來。再后面是個妹妹,她那有一圈水桶腰的男友只能望洞興嘆。進洞前我還想著要對佛母說點什么,進洞后就只顧喊“媽呀”,后面進來的妹妹也是這詞兒,別的什么都忘了。出洞的第1次努力失敗,我因沒有將雙臂同時伸出,左胳膊被卡在洞口無法行動,只得退回重新按要領行事。上半身出來后雙手扶在地上一點一點爬出來,根本無暇再顧及自身形象(但沒忘了謝謝大家的幫助)。14:25出洞,前后只在佛母肚子里停留了3分鐘,出來后連聲說“重生啦,重生啦,我還是我嗎?”

  也許是剛剛經過重生有點犯糊涂,我拿回交給隊友保管的腰包系在腰上,回頭又來找腰包,騎驢找驢不過如此。

  14:35出寺,走1500級石階下山。龍平等因腿疼很不喜歡走這種路,我因為非典之后一段時間狂走香山石階打下的底子,感覺倒還不錯。14:53到達山下停車場,在路邊涼棚里喝啤酒吃涼粉,曉宇聯系了回臺懷鎮的車輛。車到后司機說還要等人下山再拉他們一起去白云寺,我趁這個時間進車里換服裝,剛剛換下迷彩褲司機就張羅著要大家上車,先不等山上的人。

  15:15發車,途經修建中的白云寺,約逾15:30到達臺懷鎮汽車站,站內有回京的大巴。在中巴上與我同座的曉宇和老杜送我下車,我因恐帶的錢不夠回京花費,向老杜借了100元,之后揮別任我行諸驢友。進站見司售人員正在跟乘客扯皮,我耐心等了半天終于買到車票,上車后發現沒有票上寫的這個30號,回頭找工作人員一問,才知道他們安排我坐大巴門口那個平時是售票員坐的折疊椅。

  16:12發車,走大石線。16:42過鐵堡收費站,16:69入保定市界。此地山上可見殘長城,包磚、拱門、敵樓清晰。此時是阜平縣,382省道。17:53過定龍線阜平收費站,約18:57過阜平縣平陽收費站,18:45入曲陽縣界。途中聽得在我后面上車、被安排坐在司機臨時拿來的一把椅子上的小伙子抱怨那椅子根本不穩,車一開就東搖西晃,他的腦漿子都快被晃出來了。中途司機應部分乘客要求臨時停車,讓他們下來方便,我才發現剛才因體胖鉆不進佛母洞的一名胖妹妹和她的母親也在車上。

  19:20入唐縣縣界,19:39過北店頭收費站,逾20:05過腰山收費站,20:10入滿城縣界,約20:30漸入保定市區,走七一中路由西向東穿越之;20:45過保定高速公路收費站,20:50入徐水界,21:05入定州界,21:30入涿州界,21:45過“河北—北京”收費站,21:47入北京市界,22:15過杜家坎收費站(是否是杜家坎我可能看得不準)。其后走京開高速106國道入西四環,22:32過西紅門收費站。司機因對北京某些道路不熟悉而繞遠,卻因此方便了一部分乘客,后應他們的要求在玉泉營路邊停車下人。22:48到達終點六里橋客運主樞紐,下車后看到從五臺山汽車站比本車稍早一點發車的另一輛班車也剛剛卸下乘客準備進站。2005夏日大朝臺活動結束。

  嚴格地講,大朝臺不僅要走完5個臺頂,還要到臺頂的廟里去燒香拜佛。我此行一佛未拜,一香未燒,還不能算是真正的大朝臺,還是叫五臺連穿更為確切。一步快,步步快,18日上午良好的天氣條件,讓包括我在內的多名隊員也有了良好的狀態,從而得以暴走到金閣寺,大大減輕了19日活動的壓力,并最終得以及時趕上末班車,在周日夜間回到北京。如果當晚住在西臺,我回京的時間恐怕就要推遲一天了。

  活動結束了卻了我一樁心愿,不知今后時候還會再來朝臺,但此行給我留下的印象一時難以磨滅,還是那句話:有一種徒步會刻骨銘心。

本文老者老狄精典造型:登山途中記筆記
途中休憩,左一為老狄
吉祥寺的山澗
阿斗在朝臺途中
臺頂草甸
中臺途中
漫漫長路遠
林間徒步
五臺朝霞
東臺的云海
東臺云海
獅子窩的花海
告別吉祥寺
中臺云影

  更多精彩文章與照片請瀏覽第六次徒步大朝臺專題:一、戾太子版:第六次徒步大朝臺全記錄;二、老狄版:2005夏日大朝臺豆腐帳兼攻略;三、姐夫版:第一滴汗——自虐,朝臺故事;四、老K版:那個夏天,我們行走在五臺山;五、如雪版:夢開始的地方;六、莫明版:我的朝臺作業

晉ICP備05000212號
版權所有 山西太原任我行戶外運動俱樂部
E-mail:[email protected] QQ:3786689
 

 

雷霆神域走势图 14场胜负彩20.期 吉林快3和值曲线图 重庆时时彩购彩手机版 福建11选5第146期开奖 七乐彩近500期走势 女人总说让男人看孩子 自己赚钱 打麻将怎么打好 325棋牌官方网下载 足彩进球彩法甲 新乡到郑州包车跑车赚钱吗 二期时时计划稳定版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高频彩论坛 彩票分析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手机 双色球的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