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樂部章程  活動須知  精典活動  精彩行程  拓展訓練  休閑娛樂  會員風采  山西攻略  戶外寶典  俱樂部論壇
戶外版孔乙己

  魯鎮的戶外店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當街一個曲尺形的大柜臺,柜里面預備著實物,可以隨時看貨試用。玩戶外的人,休息得當之后,每每花幾張鈔票,買兩袋壓縮食品或一個扁罐——這是二年多前的事,現在每罐GASS都要漲到幾十元,——靠柜外站著,慢慢地裝進自己的背包;倘肯多花一點,便可以買一些店里的頭燈或者手杖,做閑雜時候的調劑了,如果能出到更多,那就能買一只LEKI的手杖,但這些顧客,多是混8264的泡菜,大抵沒有這樣闊綽。只有上雪線的“家”,才踱進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來ACE`和MHW,慢慢地穿著試。

  我從前年起,便在鎮口的咸亨戶外店里當伙計,掌柜說,樣子太傻,技術也差,怕侍候不了上雪線的主顧,就在外面做點事罷。外面的徒步主顧,雖然容易說話,但罵罵咧咧纏夾不清的也很不少。他們往往要親眼看著鞋子從包裝盒里拿出,看過鞋底和鞋面,又親自把鞋子試好,然后放心。在這嚴重監督之下,掉包也很為難。所以過了幾天,掌柜又說我干不了這事。幸虧薦頭的情面大,辭退不得,便改為專管報價和賣電池、氣罐的一種無聊職務了。

  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柜臺里,專管我的職務。雖然沒有什么失職,但總覺有些單調,有些無聊。掌柜是一副兇臉孔,主顧也沒有好聲氣,教人活潑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幾聲,所以至今還記得。

  孔乙己是站著試登山鞋而穿了沖鋒衣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臉色,面孔上時常有些傷痕,臟兮兮的鞋子上廠牌已經磨掉了。穿的雖然是沖鋒衣,可是又臟又破,似乎十多年沒有補,也沒有洗。他對人說話,總是滿口中英夾雜,教人半懂不懂的。因為他姓孔,別人便從小飯館門口對聯上的“上大人孔乙己”這半懂不懂的話里,替他取下一個綽號,叫作孔乙己。孔乙己一到店,所有試衣服和買東西的人便都看著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臉上又添上新傷疤了!”他不回答,對柜里說,“拿四節7號南孚,要一個SIGG的水壺。”便排出幾張鈔票。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東西了!”孔乙己睜大眼睛說,“你怎么這樣憑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偷了三夫的背包罩,吊著打。”孔乙己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竊物不能算偷……竊物!……驢子的事,能算偷么?”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么“GORE-tex”,什么“POLYSTER”、“POLARTEC”之類,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聽人家背地里談論,孔乙己原來也經常穿越、登山、攀巖,但終于沒有出名;又不停的升級,最后把一身snowwolf倒騰成了MHW;于是愈過愈窮,弄到將要討飯了。幸而技術不賴,便在俱樂部忙不過來的時候替人家客串領隊,換一碗飯吃。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便是好吃懶做。坐不到幾天,便連人和背包、帳篷、棉睡袋,一齊失蹤。如是幾次,叫他頂位子的人也沒有了。孔乙己沒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竊的事。但他在我們店里,品行卻比別人都好,就是從不拖欠;雖然間或沒有現錢,暫時記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還清,從粉板上拭去了孔乙己的名字。

  孔乙己裝好了自己的ACME Mountain70L,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旁人便又問道,“孔乙己,你當真技術很好么?”孔乙己看著問他的人,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他們便接著說道,“你怎的連一篇評測也發表不了呢?”孔乙己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嘴里說些話;這回可是全是藏語,一點不懂了。在這時候,眾人也都哄笑起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在這些時候,我可以附和著笑,掌柜是決不責備的。而且掌柜見了孔乙己,也每每這樣問他,引人發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便只好向少年說話。有一回對我說道,“你知道派格么?”我略略點一點頭。他說,“既然知道,……我便考你一考。Discover,是什么背負系統的?”我想,討飯一樣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過臉去,不再理會。孔乙己等了許久,很懇切的說道,“不知道吧?……我教給你,記著!這些應該記著。將來自己開俱樂部或者開戶外店的時候,一定會用。”我暗想我玩器材等級還差很遠呢,而且我們掌柜也從不將這些走私來的的牌子上賬;又好笑,又不耐煩,懶懶的答他道,“誰要你教,不就是常說CR背負么?”孔乙己顯出極高興的樣子,將兩個指頭敲著柜臺,點頭說,“對呀對呀!……派格的CR技術就是ACME的根基,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煩了,努著嘴走遠。孔乙己剛用指頭抹開柜臺上的灰塵,想把自己Mountain70L背負拆下來給我看,見我毫不熱心,便又嘆一口氣,顯出極惋惜的樣子。

  有幾回,鄰舍孩子聽得笑聲,也趕熱鬧,圍住了孔乙己。他便給他們頭燈用過的電池,一人一個。孩子拿到電池,仍然不散,眼睛都望著他的背包。孔乙己著了慌,伸開手臂將背包捂住,彎腰下去說道,“這些都還沒有用過,多乎哉,不多矣……”直起身又看一看袋里余下的電池,自己搖頭說,“國貨當自強啊!”于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里走散了。

  孔乙己是這樣的使人快活,可是沒有他,別人也便這么過。

  有一天,大約是中秋前的兩三天,掌柜正在慢慢的結賬,取下粉板,忽然說,“孔乙己長久沒有來了。還欠一百九十塊錢呢!”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一個正在買登山表的人說道,“他怎么會來?……他打折了腿了。”掌柜說,“哦!”“他總仍舊是偷。這一回,是自己發昏,竟偷到飛鷹家里去了。他家的東西,偷得的么?”“后來怎么樣?”“怎么樣?先寫悔罪書,后來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來呢?”“后來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樣呢?”“怎樣?……誰曉得?許是死了。”掌柜也不再問,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賬。

  中秋過后,秋風是一天涼比一天,看看將近初冬;我整天的靠著火,也須穿上大衣了。一天的下半天,沒有一個顧客,我正合了眼坐著。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要一個氣罐。”這聲音雖然極低,卻很耳熟。看時又全沒有人。站起來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柜臺下對了門檻坐著。他臉上黑而且瘦,已經不成樣子;穿一件破抓絨衣,盤著兩腿,下面墊一個防潮墊,用快掛在肩上掛住;膝頭上橫著他那個破SIGG。見了我,又說道,“拿一個氣罐,要扁罐。”掌柜也伸出頭去,一面說,“孔乙己么?你還欠一百九十塊錢呢!”孔乙己很頹唐的仰面答道,“這……下回還清罷。這一回是現錢,要充足氣的扁罐。”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樣,笑著對他說,“孔乙己,你又偷了東西了!”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單說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偷,怎么會打斷腿?”孔乙己低聲說道,“跌斷,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懇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便和掌柜都笑了。我找出扁罐來,拿出去,放在門檻上。他從破衣袋里摸出幾張鈔票,放在我手里,見他滿手是泥,原來他便用這手走來的。不一會,他裝上了扁罐,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坐著用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長久沒有看見孔乙己。到了新年,掌柜取下粉板說,“孔乙己還欠一百九十塊錢呢!”到第二年重測珠峰高度,又說“孔乙己還欠一百九十塊錢呢!”到中秋可是沒有說,再到新年也沒有看見他。

  我到現在終于沒有見——大約孔乙己的確死了。 

(來文來源:中國戶外資料網)

任我行戶外四大才子

晉ICP備05000212號
版權所有 山西任我行戶外運動俱樂部
E-mail:[email protected] QQ:3786689

 

雷霆神域走势图 比分直播500万完场比分 号百彩票怎么了 山西快乐10分基础走势 总进球数单双投注技巧 球探篮球比分查询 10425赚钱 北京pk10正规平台平台 街机电玩捕鱼抢红包 7m篮球比分直播 十一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qq网球比分直播 乐山电力股票行情 做电梯内视频广告项目赚钱么 陕西11选5 辽宁快乐12系统机选 新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