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樂部章程  活動須知  精典活動  精彩行程  拓展訓練  休閑娛樂  會員風采  山西攻略  戶外寶典  俱樂部論壇

03

任我行2006年小五臺連穿紀實

  文字:會非的魚;圖片:曉宇等。相關內容:任我行2006小五臺兩日反穿作業

  小五臺穿越紀實 

  所有的自虐,痛苦是在路上,快樂和回味總是歸來之后的事情。 

  走小五臺是在大朝臺之后定下的計劃,太原的俱樂部一直沒成功連穿過,意氣風發之下便有了進一步挑戰的決心和勇氣。 

  其實更遠可以追朔到五一節走“庫布奇”的時候。那時同行有北京的驢子,在沙漠中不見其身先事卒只見其苦苦支撐,出了響沙灣卻又精神矍鑠,在向同行的記者大談其走小五臺如何如之何的英明神武,我“知而惡之”,但小五臺那時已經印在腦海中。 

  行前 

  走小五臺前準備是匆忙的。 

  行前的準備會因出差沒有參加。14號的中午才從大同趕回太原,急急買了些吃的,急急地回家收拾包,又急急地趕到俱樂部。所有這些急我倒認為是好處,因為出差的日子,沒有網絡,沒有“殺人”,晚上無聊地只能充分地睡覺。 

  對小五臺的艱苦我是有一些認識的。倒不是因為北京人的吹噓,更多地是看到了許多失敗的案例,比如去年俱樂部的強驢們就沒有成功,今年“行者”的人去了小五臺四次也都是無功而返。出發前幫朋友去“行者”買東西,知道我們去小五臺,“行者”的“小驢”和“破天”對我的雄心壯志最多是不以為然。 

  英明的大餐 

  15個人的隊伍,除了幾個初次見面,不明底細。其余六、七位,都是早就景仰的大朝臺一日組的高手高高手。 

  跟高手在一起自己總要低調。于是上車我就爭取睡覺。雖然其間壁虎始終在叫春的不停歌唱,英明在故計重施地大談人生、理想,我還是一路睡到了大營服務區。 

  腹中饑餓難耐,于是跟老K、壁虎等相約去吃飯。遇到了從衛生間出來的英明,我對高手一向很尊重的,況且大家這次同帳,于是殷勤地邀請同去。英明胸有成竹地告訴我,“現在吃什么,晚上11點到了老鄉家,好好地炒些菜,要吃什么有什么,再喝些酒,現在占什么肚子”。 

  我是沒有遠大志向的人,終于還是在服務區吃了飯。而車子也不是十一點到的桃花鎮,到了已經2點多;而期待中的大餐不過是稀飯、饅頭和咸菜。沒辦法,赤崖堡的老趙家已經被各地的驢子擠滿了,我們只能被安排在桃花的騾馬店。 

  最失落地是英明,因為英明對吃的品質是很有要求的。于是在大家都在速戰速決準備睡覺的時候。英明還在桃花鎮的溱黑街道上竄來竄去尋找大餐,當我們已經漸入夢鄉的時候,英明還在外間罵罵咧咧地吃著自己所帶的豐富補濟。 

  南臺的大坡 

  如果說未來兩天的行程是密不透風的考驗,那么南臺的大坡對所有人無疑是當頭棒喝。 

  4點多出發,5點半到達西京河。向導告訴我們需要在12點到達南臺,3點到達三岔,7點前完成三岔到西臺的空身往返。這就是一天的任務,這也是完成五臺連穿必須的功課。 

  向南臺的進發總是繞著溝谷中的溪流攀升,雖然路途迢迢,背負也重,但密林蔽日,清涼可人,況且第一日的出發大家身體、心情都還興奮,一路走來,也算士氣高昂。直至南臺大坡之下,第一個感覺就是頭暈。 

  超過30度的仰角,連綿不絕的大坡,不見盡頭的大坡,遙不可及的頂點。不是遙不可及,而是看不到頂點。五步一歇地向上攀升,前行的只有老杜、樂樂和我。一直在鼓勵自己馬上就到終點了,可了所謂的終點,才發現頂點遠遠地還在前面。 

  這個坡有多長?打個比方,五臺山五個臺登頂前的坡加起來跟它一樣長。這個坡有多累?我只知道,我和老杜、龍平到頂后一個小時大部隊還沒有上來,有些隊員到了南臺水就基本喝光,而南臺之后理論上是沒有取水點的。

  路、遙遠 

  世上本沒有路,走得人多了就成了路。可有些地方本就人跡罕至,路總是崎嶇難行的。 

  自南臺后,路成了山脊路,也就是接近山峰,山腰上的路。 

  人的觀念有時是很害人的東西。因為這山叫小五臺,所以腦子里總是要想到大五臺,想到五臺山北臺之后中臺、西臺的一蹴而就。事實上從南臺到中臺,中臺路還算好路,畢竟還算是羊腸小路。這路還算是在大坡度的山腰上蜿蜒而行,以及反復地攀升和下降,最大的危險不過是滑下一、二百米的大坡。 

  從中臺到東臺、北臺的路更像是小孩子在地圖上任性勾勒的線,又像是政府官員好大喜功建得形象工程。本不應該有路的地方,除了山民和驢子,我想連動物也不會走的。這路是在山峰兩側反復繞行的路,這路是傍著深溝險壁的路,加之第二天霧氣彌漫,青草濕滑,天氣陰沉,這一路真是如臨深淵,惶恐不安。 

  在這樣的路上走著,最多的想法是什么?安全和終點。 

  遙指遠方,最愛問向導的一個問題,那是什么臺吧。 

  “不是,現在還看不到”。總是這樣一次次地問,總是這樣一次次地暈倒。 

  記得去西臺的時候,遇到返回的驢友,問西臺有多遠,在哪里。他笑著說:“你繞過四五個山,失望上四五次,就可以看到了”。 

  很形象的話,希望總在每一次失望之后的。驢子嘛,地圖上的地方都能找到,眼睛看到的地方更是可以到達的。 

  其實一直在想,在艱苦的自虐旅途中,需要的是什么。大部分人會說意志和信念,堅強的意志。小五臺歸來,我更愿意相信的置之死地的不得以,互相鼓勵的虛榮心,最重要的是簡單化的思維狀態。行走小五臺,意興大發沒有,閑情逸致沒有,腦子大多數時間是空白的,眼前的景色都是空白的,只想專注于走和路本身,一個一個地走,類似于跑圈。只要知道還數字就行了,你要做得就是一直跑下去。 

  補水點和幸運 

  因為走過沙漠,我知道水的重要性。因為水,你會絕望。 

  在花坡,一個腐敗游的地方,被困山上的當晚,開始困擾大家的也是水。 

  小五臺,水意味著什么呢? 

  我背了四升的水,到達南臺只有三升半了。想到大量的出汗和未來四個臺的無水的行程,心中是惴惴不安的。 

  在去中臺的路上,前隊的向導做了他此行最大的貢獻,找到了一個隱秘的補水點。第一件事,當然是拚命地喝,第二件事就是把水具補滿。我們安排向導在補水點等待后隊,事實證明這是此行圓滿成功的最大關鍵。沒有這次意外的補水,很多人到中臺就會基本斷水,連穿組的成功也就無從談起。 

  男兒為何會折腰,在小五臺無疑是水。 

  在中臺,為了龍平的一聽果啤,我和老杜斯文掃地,打著慶祝登頂成功的旗號脅迫著三人喝掉; 

  在中臺的帳篷里我和英明輾轉反側難以入睡的目的,就是在想從哪里搞些水。 

  第二天對隊員最大的幫助是拿出水袋的吸水管讓別人小酎兩口,來點滴水之恩; 

  北臺之下,同行的大周今生最難忘的飲料肯定是我剩余的一口“脈動”,那一口可是他斷喝之下,英明楞神之際,所留的一口。 

  下山之際最快意之事,無非是在第一個補水點每人一鼓作氣喝掉2升水。 

  連穿成功,對于我這個第一次來小五臺的人無疑是幸運的。 

  沿途終究是沒有斷水,這是幸運; 

  兩日沒有下雨這是幸運; 

  陰天、氣溫低這也是幸運; 

  安全沒有意外之禍更是幸運。 

  這些幸運缺一不可,沒有這些幸運,連穿只是紙上談兵。 

  下山與村民的仇富心理 

  第二天在東臺,同行的北京驢友收到大本營的呼叫,赤涯堡下山的路被村民封了。原因來之時就有所而聞,可能是村里的老趙發財,其它人不得其法,眼紅,終于做出了鋌而走險之舉。 

  但前面下山的驢友已經和村民發生斗毆,從哪里下山的確是個問題。 

  這批北京的驢友最少已經來過小五臺的四次了,因天氣等種種原因始終沒有連穿成功過,而這次只剩余北臺,應該說非常接近成功了。而他們的大本營要求他們從西臺下撤。 

  我和老杜、龍平、大周想得簡單些,連穿是一定的,機會難得。最重要的原因我們的體力未必可以支持我們從西臺下撤。 

  向導提出了另一個方案,還是從北臺走,改為從上寺下撤。唯一的問題是道路艱險。 

  在北臺等到了帶著向導一直空身追趕的英明,于是一行人開始向上寺下撤。 

  說是下撤,在山腰上的橫切路最少走了有五公里,最后居然到達了懸崖邊。人最寶貴的肯定是生命,于是終于還是決定走赤涯堡了。 

  下山再說,武的可以報110,文的可以行賄。村民的行為是仇富,因為他們是人,既然是人終究可以找到機會。 

  因為在補水點的午飯,從北臺下撤一共六個小時,這下撤的路,因為路滑,坡度大,走得也是異常艱難。走下來終究明白,為何任我行第一高手“山人”從北臺一上山就拉傷了。山高路遠坡大,負重過多,又緊緊跟著“綠野”一天穿越組的斗狠,不傷才怪。 

  愛情和最后的爭議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愛情。小五臺也不例外。 

  從北臺下來,我們看到了一頂山腰處的單獨帳篷,看到了一對年輕男女。大家是羨慕的,雖然語言有失下流。但幕天席地,鮮花盛開,空谷無人,的確是偷情的好所在。 

  接近下山,又碰到一對年輕男女,男的背著兩個大包痛苦前行,跟著的女子雖是空身,卻早已疲憊不堪。我們于是猜他們的關系。驢友不可能的,夫妻更不可能,一般地搞對象也不可能,最后估計快結婚了。走到赤涯堡村口,遇到了他們等待的同伴,一經落實果真是快結婚的關系。哎,愛情的力量。呵呵。 

  對“任我行”而言,這是太原俱樂部成建制穿越的第一次成功。有四個人小五臺正穿連穿成功,一個人反穿連穿成功,一個人四臺連穿成功,九個人三臺連穿成功。可喜可賀。 

  現,唯一受置疑的是英明同學的連穿。 

  英明跟我同帳,來的時候我建議帳篷分開來背,他建議分日來背,于是我背了第一日。第一日他步履拖沓,沒有按即定完成西臺之行。而英明做人一向不甘人后,跟汽車賽跑都干過,是人定勝天的代表。看著我的成功喜悅狀,大受刺激。于是第二天決定早起連穿。當然他的雄心離不開我早早將他叫醒并對他反復激勵。英明外表粗豪,實行*詐。第二日一個人帶了一個向導就早早走了,又給了一些錢,讓向導背了所有的裝備,當然包括帳篷。 

  群眾的眼睛一向雪亮,于是他的連穿備受置疑,況且英明拿不出他登北臺頂的照片,實乃硬傷。 

  為維護俱樂部的信譽與公正,建議俱樂部對英明的連穿進行調查。據英明言,他雖無北臺頂的照片,但在頂上撒尿作了記號。為此,建議實地調查時可攜警犬同往。昨日,拌拌說豬的嗅覺比狗靈敏,如此可借蒲涯新購一豬同往亦可。 

  以此文獻給小五臺同行的伙伴們。 

南臺的大坡
盛開的金蓮花
營地云海
會師小五臺
赤膊群英
開滿鮮花的營地

晉ICP備05000212號
版權所有 山西任我行戶外運動俱樂部
E-mail:[email protected] QQ:3786689
a

 

雷霆神域走势图 福彩辽宁快乐12开奖查 贵州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山东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玩探探怎么赚钱 足球成交量app 手机捕鱼棋牌游戏大厅 开个婴幼儿辅食制作赚钱吗 15选5带坐标 广东好彩1开奖助手 广东36选7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技巧 有没有什么种树赚钱的软件 沈阳棋牌下载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 彩票快乐12